《天地有正气》

(2019-05-06 15:24)

 

  书名:《天地有正气》

  编著:赵长国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3月第1版

  ISBN:978-7-5651-3832-4

  定价:88.00元

长篇报告文学《天地有正气》出版发行
 
       讴歌见义勇为英雄,弘扬见义勇为精神。近日,由江苏省见义勇为基金会组织编写、报告文学作家赵长国编著的长篇报告文学《天地有正气》,由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江苏见义勇为工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截至2017年,全省共有78人被授予或追授于“江苏省见义勇为英雄”荣誉称号,有422人被授予“江苏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荣誉称号;另有59人受到国家或中央有关部门表彰奖励, 36人被授予“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或“全国见义勇为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本书详尽再现了江苏大地见义勇为各类典型人物和的动人事迹的基础上,深刻阐述了在社会公平正义遭到侵害、公民生命或财产受到威胁之时,能够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见义勇为甚至献出生命之人,代表着健康的社会生态,占据着良知道义的制高点,承载着大爱、大德、大勇和大义,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褒扬。
       据悉,此书被列入2017年度江苏重大题材文学创作工程入选书目,全书46万字。编著者赵长国,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公安作家协会副主席、原《江苏警方》副主编。

  2008年5月,在江苏省作家协会组织下,他和其他5名作家一道冒险深入汶川大地震灾区实地采访,作品收入报告文学集《大爱搏云天》。(达佶)

大 义 之 举 的 深 情 抒

——读赵长国长篇报告文学《天地有正气》
 
王 晖
 
       中国当代的报告文学作家当中,具有军旅背景的人不少,赵长国先生是其中的一位。他自1972年参军、1997年转业从警至今,大半生行走在军旅之途。因此,他的纪实文字也大多与公安、武警和军队密切相关。从本世纪之初的《永不褪色的记忆》到近年出版的《回眸逝去的岁月》,其中的大部分篇什多是如此。
铁血柔情写风流。作者以非虚构的方式书写国家卫士的侠肝义胆和爱恨情仇,也可称为另一种意义上的“亮剑”。
现在,这部长达四十余万言的《天地有正气》亦是秉承了赵长国报告文学写作的一贯风格,当然,题材上的拓展是显而易见的。

  全书凡10章,详尽再现了江苏大地见义勇为各类典型人物和事例。强烈的现实性和真实性,是《天地有正气》的显著特点。当下中国处于急剧的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矛盾问题层出不穷,亟需解决。作品通过再现大量见义勇为的人和事,向我们传达出这样一些强烈的信息——在社会公平正义遭到侵害、公民生命或财产受到威胁之时,能够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见义勇为甚至献出生命之人,负有大爱、大德、大勇和大义,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褒扬。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代表着健康的社会生态、占据着良知道义的制高点。《天地有正气》聚焦这样一些极富“正能量”的人物,不能不说是一个充溢着强烈现实性的选择。而作者对于报告文学文体真实性的认知为这种选择和表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他看来:“‘真实’是报告文学创作‘非虚构’性质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一部报告文学作品的灵魂和生命力所在”、“必须做到客观真实,即使出于高度赞美之必须,也应尽可能追求与事实最大的‘近似值’,绝不可再搞‘高、大、全’那一套。因为,哪怕有一点点夸大其词,小则影响宣传效果,大则祸害见义勇为事业,极大影响人们对正义的认知。”

  正是将这种认知贯穿于《天地有正气》写作的始终,作品的真实性因此得以充分实现。

应该说,20多年来江苏省所出现的见义勇为人物和事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正义之路》力求比较全面深入地再现之,其材料之充足、个案之丰富、人物之典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分门别类、层次清晰地表现江苏见义勇为的人物和故事,使《天地有正气》的叙述尽显条理和从容。读者可以一方面全面清楚地了解全省见义勇为事业的全貌,另一方面从个案描述中获得切身的感受。

  作品在叙述上亦讲究技巧,既写出人物见义勇为事迹的过程,也穿插介绍人物的生平、性格和日常生活,还辅以真实袒露见义勇为者心迹的口述实录,力求挖掘出人物义举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精神动力,写出人物的公德心、正义感和责任感,写出人物的行为美、情操美和境界美。这当中,作者没有局限于新闻报道式的表达,而是注重文学化书写,将大量细节和场面描述渗入其间,令叙述获得神采。譬如写“反扒夫妻档”——宜兴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反扒队员周小明和李彩英夫妇抓贼的故事,具体生动而传神。例如写其对工作的投入——“抓贼已经完全变成了我们的本能,有时走亲戚坐车,去商场买东西,我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观察有没有可疑人员。有一次,答应朋友一起吃饭,可是在半路发现扒手,就把吃饭的事给忘了。”类似的叙述总是令人难忘。

  作品中还常常出现作者“我”的采访过程纪实,这无疑强化了报告文学的现场感和非虚构性。如再现对救助落水者的新天地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滕年龙的采访——“临时借用的一个会议室里,就是我们两个人。我俩并排坐着,彼此挨得很近。我诚心诚意,他推心置腹,素昧平生的我们,心的距离越来越近。谈笑风生中竟然聊了一个多小时还言犹未尽。”

  还有对其田野调查工作的描述——“在‘连轴转’的采访中,放弃了许多可以休整的可能,为了能卡在上午上班之前赶到目的地、如约进入采访,我们时常在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急匆匆从甲地赶往乙地,长途奔袭中只能在疾驰的车子上再‘眯’一会儿。”这些富于纪实性的文字,既是作者创作过程的真实写照,也凸显出有别于虚构文体的报告文学写作特质。

       《天地有正气》不仅有着饱含深情、诗意和激情的叙述文字,也有大量的非叙事性话语。譬如作者谈到见义勇为者的特点时这样写道:“生死关头的大义之举,是见义勇为者人性光辉的突然迸发;而散发其中的光和热,一定是他们日积月累的能量聚合。”这无疑是对见义勇为者品格的高度概括。而“正义,是见义勇为的魂。正义,是伟大民族的魂。”则提升了见义勇为的本质与内涵。作品中还有作者的呼吁和反思,即呼吁从国家政策层面保护见义勇为人员的基本权益,建立救助体系以帮助因见义勇为导致人员伤亡的家庭生活困难者;反思在见义勇为中如何保护自身安全、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以及“在日常社会生活里,我们该怎样保持做人的良知,安放自己的良心?面对见义勇为英雄,我们应怎样面对生命里的得失、荣辱?”这些话语有反思、有抒情,富含哲理、发人深省。它犹如火炬,导引我们见贤思齐,将善心化为善举,将正义化为行动,在复兴中华的历史伟业中,祛除黑暗,迎向光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