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皓:洪黎明的狂欢

(2019-04-25 10:55)

  洪黎明的名字,是清晨的,朝气勃发,亮色闪闪。

  洪黎明的画,青一色的山水,山山水水之间顶多再加上几头羊,几间茅草屋,或者再添大雁一行。

  如今的中国画,画几笔美女,不论正着画还是歪着画,都很讨人喜欢,赢来不错的声誉与不俗的经济收益,也是理所当然。可画家洪黎明还是只画他的山水,抱定青山不放松了。知道洪黎明,其实也好理解,他虽生于闹市,儿时父母为了工作,是将他放在浙江诸暨的农村长大。他在乡下的山山水水间拾过柴,捡过豆,也放过牛,直到七八岁才又回到父母的身边来,可是儿时的记忆连同对这山山水水的印像与幻想,都早已刻印在他的脑海里,永远也挥之不去了。

  描绘出潜藏在心底理想中的山水,这几乎成了画家的一个情结,一个梦。

  有的人画山,高山大川,奇峰险峻,是用来仰望的;有的人画山,登高望远,雄视万里如虎,是用来鸟瞰的。而洪黎明笔下的山,大多不在于雄奇,不在于耸峙,而在于画出了山的坡坡坎坎,画出了山的逶迤道来,山的平静与优雅。他画了很多山居图,一座高山,或于山顶,或于山坡,或是在山的窝窝里,都有茅屋三两间,一年四季,春风秋色,层林尽染。身居闹市而想着山居,这就是画家的又一个情结,又一个梦了。

  因了山,便有水,山水原本就是相伴相依的。

  画水,黎明的水也多不是惊涛裂岸,大江东去的那种。他的水,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舒缓,从山的幽远处流出,又仿佛是从他的心间缓缓地淌来。为生计而匆忙着的人们见了,便会心头一松,心旷神怡,心静如水,一如画家画的那幅《秋水无声图》了。

  在洪黎明的画中,不论画了哪里的山,哪里的水,山水之间都透出了一种静,一种寂。蓦然一见,便觉与一个热闹着的世界有点相去甚远,有点隔寞着了。然而正因为世界的喧嚣,便就产生对于静与寂的需求,一如摇滚音乐听得如雷贯耳,便会想起小提琴的悠扬或是江南丝竹的闲雅。

  《皖山云起》《溪山清远》《溪山好处便为家》等等,这些画面里很多水气充盈,云雾漫天,画面很满,却闲雅,有虚境。画家以此渲泻出了他的情绪。静是画家对外在环境的描述,寂才是其内心的修炼与追求。

  这样的修炼与追求,行色孤单是难免的了。

  有句歌词唱到,“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由此我便理解到了画家,仿佛看到了洪黎明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正自信着,散淡却又朝气勃发着行走的身影,看似孤单,却在享受着他心中的狂欢。

  而狂欢者,正是在用狂欢掩饰着他们的不自信,他们的寂寞与孤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