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学明诗集《爸爸谣》首发式和分享会在家乡举行

(2019-05-05 11:26)
 

  2019年5月4日上午,“龚学明诗集《爸爸谣》首发式和分享会”在其家乡昆山张浦镇大直(泾上)社区举行。龚学明的至亲好友、小学和中学同学、泾上村的乡亲代表,苏州地区(昆山、太仓)和张浦镇的诗人等近50人参加首发式。龚学明向大直社区(泾上村)、张浦图书馆、张浦中学图书馆分别赠送诗集《爸爸谣》《白的鸟紫的花》6册,并向每位参加首发式者赠送了诗集《爸爸谣》。《爸爸谣》中的多首诗歌在现场由参会者们朗诵。
       参会嘉宾有昆山市文联副主席、昆山市作家协会主席、著名诗人黄劲松,太仓市文联原主席、太仓市作家协会主席、著名诗人龚璇,张浦镇文联主席(人选)、昆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龚惠强,大直社区党总支书记沈根明,张浦中学、张浦图书馆老师李贺琳、刘俊杰。其他参加者为:俞福荣、徐振兴、王平、夏杰、江浩、许卫球、智通华、陈彩娟、彭进进、言诗凡、严阿林、严阿狗、龚梅根、管金奎、严菊珍、严俊华、龚志良、计雪宝、计达三、陈惠芬、蒋维新、计杏英、计凤英、计大彩、计小彩、龚明、金梅林、金菊妹、李泉妹、陆兴根、金凤花、龚春林、龚月琴、龚飏、何萍、何娴玥等。全国著名诗人、作家、名刊主编李朝润、李风宇、梁尔源、周瑟瑟、海马、梁晓明、彭惊宇、李皓等得知首发式举行的消息纷纷祝贺,并对亲情诗集《爸爸谣》给予高度评价。龚惠强主持首发式和分享会。

       龚学明解释为什么将《爸爸谣》首发式放在家乡举行,“因为这是我的父亲一生生活的地方,他这一辈子很少走出昆山、张浦这个地域,他的岁月和汗水全部留在了这里。其二,我出生于此,17岁后离开,人生最初17年的记忆成为终生的财富和最为深刻的记忆。兄妹血脉相连,我们对父母的爱是一样的,我代表我的兄长和妹妹,用诗歌的形式,抒发和怀念我们的父亲,代表泾上村的全体乡亲怀念我们已经消失的地理和文化意义上的泾上村”。当回忆到父亲去世时的场景,他十分悲伤,忍不住哽噎和抽泣,现场一度气氛凝重,亲友们都悄悄抹泪。
       同在泾上村长大的龚惠强在介绍龚学明时说,“爸爸谣的作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记者扬子晚报诗风诗刊主编龚学明在座的几乎所有人都认识甚至熟悉他他是最早从我们泾上村走出去的大学生1981年17岁时离开家乡到远方求学工作奋斗了半辈子今天携力作爸爸谣回到了出生地我们为他感到骄傲,一起向他表示祝贺
       龚学明的哥哥龚明在首发式上说,“《爸爸谣》是弟弟学明纪念我们的父亲而写成的诗集,4月份刚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学明于1981年考上南京大学而离开家乡,从此与父母、兄妹聚少离多,忙于工作,一年中也难得回来几次。我们相互牵挂,父亲在世时也一直记挂他。学明积极上进,在外努力拼搏。他爱好文学,在大学里就发表诗歌、散文,至今已出版诗集和散文集7部,我们为他取得的成绩高兴。2016年3月,我们的父亲因病离世,他和我们一样十分痛苦。他利用他的文学长处,写下了大量怀念父亲的诗歌,代表我们兄妹感恩父亲,思念父亲。这本《爸爸谣》内容真实,一个个场景如在眼前,感情含蓄而又浓厚。今天开分享会,就是要让我们追思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父亲在苦难中坚守和乐观,学习父亲作为一个基层干部认真工作和生活的精神,对社会负责,对家庭负责,对子女关爱。正是因为他的言传身教,使我们的大家庭形成和谐团结,敬老爱幼的氛围。也让我们感受诗歌的力量,从艺术中获得爱。同时,请大家能批评指正,让学明在诗歌创作上取得更大的进步”。

  龚惠强说,作品爸爸谣中的主人公龚学明的父亲龚祥云年轻时曾担任泾上村支部书记为村级经济的发展呕心沥血兢兢业业退休后受聘担任大直泾上老协会会长一直默默无闻尽已所能服务老人服务社会发挥余热。沈根明说,龚祥云那个时代的干部都是以身作则,带头干活,无私奉献。他还注重家风教育和传承,注意子女的培养。从泾上村考上大学的严俊华说,他曾和龚祥云伯伯工作上有过交集,给他的感觉是老人智慧、幽默,处理事情方法多,不急躁。《爸爸谣》和《白的鸟紫的花》两本诗集,读后都让人流泪。龚学明虽然写的是自己的父亲,但我们感到的并不仅是龚祥云老人,而是全村的老人,他们都有相同的慈祥,善良,都重视子女教育。《爸爸谣》留住了泾上村的乡愁。蒋维新则说,一个“谣”字,确实具有震撼力,“爸爸在天上/在地上/在干净的地方”,在人间的烦恼全无,人世间的一切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干干净净。谣曲挖掘出爸爸的高度,是为天下的爸爸写的。

       而龚学明自己也说,他写的爸爸和村庄,表面上是他个人的,但是,每个人都有爸爸和生命的起点,因此是极易共鸣的,实则上是公共题材。他说,“我十分注重诗歌的艺术性。一些诗评家已经品出了我在诗中的美学追求。在读西班牙诗人洛尔迦和以色列诗人阿米亥的作品时,我被他们诗歌中的快速转换,音乐性和节奏感震撼,在《爸爸谣》里,我追求这种出人意外的韵味和内容转换,某种机智和巧妙。现代主义诗歌中的象征、联想等写作手段,在诗集中随处可见,如父亲碾出新米,我的年幼的妹妹也是他的一粒新米,妈妈唱《十八相送》,难道不是她在送别爸爸吗?诗歌的艺术性和社会功能结合才是完美的。我要求我的诗歌能让大多数人读懂,让更多的人体会到亲情宝贵,弘扬感恩精神,达到尊老爱幼”。
 
       名家评价——

  龚学明亲情诗集《爸爸谣》正式出版,可喜可贺!读到这本充满孝道与深情的诗集,令人感动不已。在每首诗的字里行间,我们都听到一颗赤子之心在跳动、在歌吟。亲情的阳光从诗人的笔端折射出来,将父亲的爱与对父亲的爱播洒在故乡丰厚的土地上,给逝者以祭奠,给生者以启迪。虽然,生命可以远去,但怀念植根心底,最真挚的情感所化生的诗句,正如田埂上摇曳的花朵,在有些清冷的早晨,却开放着一种温馨的美丽。——李朝润(江苏省委宣传部原部务委员、原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学明是位低调的诗人,成名很早,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读过他的诗,后来还编发过他的诗。学明的诗作厚重大气,用句隽永,意蕴深远,在反映社会生活的同时,诗学上的造诣也登上了一个相当高度。今天,他的新作《爸爸谣》在家乡首发,足见学明对亲人的热爱,对家乡的热爱!遥祝首发式圆满成功,也祝愿学明的诗作更上一层楼!  ——李风宇(原《雨花》主编、江苏省作家协会副巡视员、一级作家)

  传统文化本质上就是父本文化。《爸爸谣》是有倡提传统文化的大语境为写作背景。但作品是以日常生活盛装宏大叙事,以亲情、人性为抒情纬度,不作传统文化的愚孝愚忠,而是处处闪现人情的温暖与感动,而是以清新童真的口吻叙说,一扫世故油腻的文风。其现代性品格或者说“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智慧不彰自显。另一方面,在国民精神日趋委顿和被技术宰制阉割的当下,原父意识的自觉无疑正当其时,作者可谓是开启另一种寻根文学。在“五四”文化运动百年之际,用现代眼光、现代精神融入传统文化,是新诗写作一种极其正确打开的方式。 ——梁尔源(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

       父爱如山,《爸爸谣》亲切自然,谣曲的乐感,脱口而出的朴实,龚学明写作就是他在生活。人类牢固的情感成了这本诗集的核心,他回到家乡回到父亲怀抱,孝子诗篇值得普通人一读。 --周瑟瑟(北京《卡丘》诗刊主编、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组长)
       父亲是庄重的,爸爸则是家常和亲切的;谣曲,譬如童谣,同样是轻松的、非正式的,不是具有崇高性的颂歌。诗人龚学明的诗集《爸爸谣》,正是在对崇高的闪避之中,完成了自己庄严和深情的诗歌表达。     ——海马(南京大学博士后、三江学院文学院院长、教授 )
传统都以歌颂母亲为主,长久以来,我们的父亲都隐身在歌颂的背后。龚学明的这本亲情诗集终于让父亲的形象得以真切的展开。祝贺《爸爸谣》的正式出版。  ——梁晓明 (浙江《诗江南》副主编)

  龚学明先生的力作诗集《爸爸谣》充满无限深情,具有独特而深切的生命体验;“爸爸”这一形象,通过其一生的经历烘托出来,触人心怀,具有个体鲜活的形象意义和典型的时代意义;

  龚学明先生的文笔很好,诗语纯正洗练,清晰度和完美度结合起来;这是一部有经历,有亲情,有写作纬度指向的优秀诗集,值得品评和推荐给广大读者。 ——彭惊宇(《绿风》诗刊主编 )

       亲情的点点滴滴,养育之恩的涓涓细流,诗意的顶端,美的极限。天底下,没有比这段谣曲更沁人心脾,也更令人垂泪。 ——李皓(大连文学期刊《海燕》杂志主编) 
       非常高兴参加龚学明《爸爸谣》家乡首发式,代表昆山市文联、昆山市作家协会向龚学明表示祝贺。《爸爸谣》为诗坛树立榜样,诗人如何从小众化写作变成时代需要的表达。诗歌创作的地理意义很大,家乡的诗性价值是诗歌取之不尽的内容。从亲情中而来的诗歌都是真诗,才有高度。《爸爸谣》在创作上有引领作用,是对中国诗坛的贡献。  ——黄劲松(昆山市文联副主席、昆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龚学明诗集《爸爸谣》的首发式放在其出生地举行,我很感动。这是对过去、对亲情的一种无法言说的留恋。据我所知,《爸爸谣》整本以爸爸为写作题材,这在中国诗坛是不多见的。——龚璇(太仓市文联原主席、太仓市作家协会主席)
( 杜立明华诚 刘乐云格风)

网站地图